记者现场看到

2020-06-28 11:58

两男子挨个摊前收费

不给发票,钱直接装口袋。两人收遍所

两名男子走到一家卖快餐的摊位时,掀开锅盖,看看里面是什么。绿衣男子笑着说:“今天伙食不错啊。”随后放下锅盖,继续往前走。十分钟后,两名男子走到了街西头,绿衣男子跟同伴说,“今天摊位到的挺齐。 ”随即,两人折返回去。

“听说有人每个摊位在这强收30元钱,是吗?”面对疑问,摊主支支吾吾。一旁有人拽了拽其袖口,摇头递眼色。 “这事我们不知道,你别问了。”记者随后走访十余摊贩,摊主大多面有怒容,可均不愿讲原因。在“美食街”东头摆摊的一师傅称,“不管什么钱不交也得交,想知道,等到11点吧。 ”

11:00左右,两名年轻男子进入记者视线。一摊贩悄悄说,“就是他俩。”记者看到,其中一名瘦高个男子穿着绿色外衣,另外一名男子显得敦实一些,穿着印有鹰眼图案的夹克。跟“美食街”东头的一位摊贩打招呼后,两名男子并没有急着收钱,慢步向西走去。

每天都要莫名被强制交纳30元,这笔钱对于有些商贩来说,是一笔不小负担。一位卖烧饼的女子说,她每个饼只赚五毛钱,要填这个“钱坑”,每天至少需卖出60个饼才能保本。

有商贩曾受武力威胁

记者前往附近派出所报警

报警后收费者不再来

10:50许,记者现场看到,原先百余米长的街向西延伸了一段距离,快到正午饭点,40多家摊贩已把自家美食“晒”了出来。 11:00,一些民工进入“美食街”就餐。7天前,两名强收保护费的小伙是在这个时间段收费的。记者慢步从街西头走到东头,又从东头折返回来,均未发现收费人身影。

3月3日10时,记者来到云谷路和包河大道交口西侧百米处,在一工地对面马路边,40多商贩正在摆摊卖饭。路头一摊主说,来这消费的都是附近建筑工人,“所以大家都喊这里是‘民工美食街’。 ”

11:30

3日11:30左右,记者主动来到合肥市滨湖派出所,将这种现状反映给值班民警。值班徐姓警官给记者登记过后,立刻和两名同事乘车前往现场查看。3月3日下午,合肥市包河区滨湖新区市容(城市管理)办公室负责人王主任称,对于云谷路该路段上的小吃摊,他们之前打算将其取缔,但是后来考虑到周围民工用餐问题,便允许摊贩摆摊。 “我们不会收取任何费用,也不可能有这项收费。可能是周围一些社会人员趁机收费。”王主任说会调查。

11:10~11:30

两男子正在向商贩收“保护费”

有摊位,拿走一千多元钱

有摊主说,“他们自称认识当地城管”。 “摊贩如果敢说不交钱,他们就会把城管喊来,把你摊铺给掀了。 ”

【后续探访】

两分钟后,两名男子开始正式收费。他们从最东头向西头收费,两人分开收取,每个摊位30元。走到摊位前站着,两人并不需要多说话,摊主们纷纷从口袋或抽屉内拿出30元给对方。

卖烧饼的女摊主介绍,3日正午,记者报警后,滨湖派出所的民警很快就赶到了现场,“当时小伙刚收完费用,可能看到了警车和民警。从4日起,他们再没来收过费。 ”该街所有摊主均表示,“两个小伙已有一周没再收过保护费了。 ”一些摊主对商报记者主动报警的行为连连称谢,表示“今后遇到不公现象,将会主动站出来,合理地保护自身与他人权益。 ”(吴洋、张剑)

两男子进入记者视线

收费者掀锅盖探美食

【记者调查】

两男子从街东到街西,又折返回街东。期间掀开一

不过,大半个月下来,摊贩们未看到两名男子把城管喊来。 “之前有个不交钱的,两名男子却喊来了多个兄弟来吓唬我们,有人还拿着棍棒,不交钱摊主吓得就乖乖交钱了。 ”摊贩们虽然气愤,但是忌惮于武力威胁,绝大多数只能忍气吞声。

虽然,大伙都不情愿给钱,但是没人敢问对方抱怨,也没人敢向对方索要票据。两人空手而来,没有背包,没挂任何证件,直接将钱塞进口袋。记者跟拍发现,两人收费效率非常高,没人敢说不交。一摊主表示,自己刚来还没做成一笔生意希望他们返回时再收,因两男子站着不走,不得不凑了30元零钱给对方。前后20分钟,两人收遍所有摊位,拿走一千多元钱。

合肥市云谷路和包河大道交口处,有40余小吃摊扎堆,自发形成了一条“美食街”。今年以来,美食街却被“保护费”阴云笼罩。“两个小伙,每天正午来收钱,每个摊位每天交30元,不交他们就掀摊子。”近日,市民吴芳芳(化名)将商贩们的担忧反映给媒体,“不管这些摊位摆的对不对,可明目张胆收保护费总是有问题吧?”

摊贩称钱不交也得交

警方介入调查后,该街乱收保护费的现象是否会有改观?时隔7天,3月10日上午,记者再次来到“美食街”。

记者目击

摊点锅盖,称“今天伙食不错啊。”

11:00~11:10

11:00

城管表示摆摊不收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