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语言

2020-08-13 00:19

近年来,企业养老金的“n连涨”并没能减小收入分配的悬殊,也没能消除日益扩大的心理落差。推进了5年的事业单位养老金并轨制改革至今未果,同样,公务员养老金改革的零星试点也步履维艰。当然,随着缺口越来越大、矛盾越来越尖锐,与改革的“不声不响”相比,讨论倒是“热热闹闹”。譬如去年以来就有4大讨论:提高退休年龄,养老保险基金投资体制改革,隐性债务18万亿争论,事业单位养老改革争论,每次讨论都不了了之。

古语言,不患寡而患不均。此次养老保险“并轨”,不仅是要解决“寡”上的双轨制,而是要最终解决双轨制本身带来的“不均”。只关注“寡”,会把改革演变成简单的劫富济贫。简单的“削高就低”并不科学,也不现实。事业单位养老金改革5年原地踏步的教训不可谓不沉痛。事业单位向企业看齐的同时,由于年金制度没有一揽子设计,不少退休人员大呼伤不起,改革也无从谈起。

记得胡晓义不久前曾经如此谈及现有的养老金双轨制:“企业退休人员热热闹闹几百元、机关退休人员不声不响几千元。”所谓的双轨制,一方面当然是金额上的差异,企业退休穷耷紧,机关退休高富帅;另一方面则是制度上的差异,所谓“热热闹闹”透着些许凉意,“不声不响”的背后则是财政养老的“无限责任”。热闹与安静之间,是某种制度性的冷漠。

拖延争议多年的养老金制度改革即将取得突破,人社部副部长胡晓义表示,养老保险“并轨”大方向是明确的,并且正在对“并轨”进行顶层设计。

从纸上谈兵到顶层设计是当下的共识。任何单兵突进,都无法破局。只有从顶层设计着手,实施全面的、统一的“并轨”,才能最终实现“养老公平”。如胡晓义所言,所谓“并轨”并不是简单地把机关事业单位退休制度“并入”企业养老保险制度,而是朝着一个共同的方向改革和推进,最终取消“双轨制”。

实施全面的、统一的“并轨”,才能最终实现“养老公平”。

社会保障专家郑秉文一再强调,要有顶层设计,事业单位和公务员一起改,社会改革肯定要有阵痛,但要减少阵痛的次数,两次就疼一次吧,早晚的事。如果我们还是陷在不同“单位人”构筑的泥潭中,不以“社会人”的眼光全面看待改革,那么这场改革的胜算几何还是要打个问号。